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玄天战尊

更新时间:2019-08-08 16:55:18

玄天战尊 已完结

玄天战尊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妖月夜分类:玄幻主角:韩宇

小说主人公是韩宇的小说叫做《玄天战尊》,是作者妖月夜 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震八荒扫六合,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备受家族歧视的他,偶得灵珠认主,从此逆天破命,一雪前耻!凭借一本秘籍,修炼得道,看他踏破九重生天,执掌乾坤奥义,神兵利器尽入手中,将对手无情地踩在脚下,成就无上玄天战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破旧的桌子上,仅有着几道素食小菜,此等食物自是无法满足,一个正在成长的少年,韩宇对此毫无挑剔之色,自从他懂事以来,韩家便未给予其父一次月俸,若非姑母接济,只怕父子二人早已饿死于饥寒之下!

对此韩子枫从无怨言,因为他让韩家错失了一次翻身的机会,致使韩家从此一蹶不振,如今韩家的没落一直是他心中的痛!

晚饭过后,韩子枫面露慎重之色,将韩宇唤至其卧房之中。

“父亲唤我来有何事?”韩宇有些疑惑的问道,以前的父亲从未露出此等表情。

“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典籍,今日为父便将之交与你,日后你可要好生保管啊!”韩子枫瞅了韩宇一眼,深吸了口气,旋即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铁盒,小心翼翼的将之打开。

随着盒子的打开,一股仿佛能够牵引心神的奇异气息旋即自铁盒中弥漫而出。

“母亲的东西?怎的父亲以前从未说起?”韩宇心中略微疑惑,旋即将目光向着铁盒瞧去。

在铁盒之中,有着一本样式古朴的典籍,那股奇异的气息正是自典籍中弥漫而出,仔细瞧去,那典籍之上并无字样!

手拿着铁盒中的典籍,韩子枫如捧着山岳一般,面色显得极为慎重,眸光闪烁间略带追忆之色,瞧了一眼韩宇,叹息一声说道:“这是你母亲唯一留下的东西,或许日后你能够凭此与之相见!”

“难道母亲还在世?”韩宇的心徒然加剧跳动,曾经多少个日夜希望自己有个圆满的家庭,此时听得这消息,那枯寂的心,如同熊熊烈火燃起了无限希望!

“你母亲的确在世,只是想要见到她难如登天!”露出短暂的追忆之色,韩子枫旋即微微摇头,眉宇间隐隐有着一抹不甘。

韩父的话语,便如一颗巨石在韩宇心中激荡起阵阵涟漪,只要母亲在世,一家团聚便非奢望!

韩宇忍住心中激动,接过父亲手中的典籍,有些急切的问道:“既然母亲在世,为何她不与我们相见?她如今身在何方?”

“咳咳!”

韩子枫一阵咳嗽,原本苍白的脸庞,此时更是黯然失色,瞅了一眼面前这即将长大成人的少年,有些沉重说道,“你母亲亦是身不由己,她所在的地方及身份,非我等普通修者能够企及,若是你想见你母亲,必须达到阴阳之境方有一丝希望!”

“阴阳之境!”韩宇如遭铁锤重击,面露惊诧之色。

阴阳之境莫说西荒郡,便是在整个大秦王朝亦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此等修者,神龙见首不见尾,乃是传说中的存在,若是需要迈入此等境界方才有一丝机会与母亲相见,当真是难如登天!

炼体之道共有六大境界分别是,淬体,先天,真武,奥义,阴阳,碎虚,据说修至巅峰将拥有毁天灭地移山倒海的通天本领!

只是此等修者,虚无缥缈,常人根本无法触摸,可想而知,韩宇的母亲该是何等身份?

在太炎镇修为最高者,可是莫过于真武之境啊!

“难道你就这么懦弱?没有试过便要轻易放弃与你母亲相聚的机会吗?”

瞧得面色大骇的韩宇,韩父体内气血翻涌,面色间泛起一抹病态的红晕,紧随着是一阵剧烈咳嗽,一股口鲜血喷吐而出,脸色顿时显得更加苍白如纸,身子在此时赫赫颤抖,丝丝寒气至其毛孔中弥漫而出,瞬间在其眉宇间结为霜晶。

显然在情绪激动下,韩子枫体内的伤势因此发作!

“父亲,我一定会寻得母亲,让我们一家团圆!”韩宇目露坚毅之色,咬牙说道,阴阳之境虽然虚无缥缈,此刻却成为了韩宇心中的目标。

看着父亲忍受着伤势的煎熬,韩宇小手紧握,在手心典籍上留下一道道指印,紧咬着嘴唇,“日后一定要将父亲体内的寒毒驱除,让他免受寒毒发作之苦。”

韩子枫眼眸闭合,那张苍白的脸庞,肌肉微微抽搐,牙关紧咬间溢出丝丝血迹,可想而知,他在忍受着何等痛楚!

与此同时,韩子枫体内真气运转,经脉之中流光闪烁,开始向着体内的寒毒席卷而去,稍许之后体内所散发的寒气方才得以抑制。

过得半刻,随着真气的运转,韩子枫那苍白的脸色泛起一抹血色,眉宇间的寒晶逐渐化为雾气飘散于空,屋内那股刺骨的寒意亦随之消散。

缓缓地睁开双眸,瞧得那个神色紧张的少年,韩子枫心中一紧,“适才是我太过着急了,当年我知晓兮儿的身份时何尝不是大惊失色呆立于地了,何况宇儿如今只是一个未满十六的孩子?”

“父亲你体内寒毒到底是何人所留?”韩宇咬了咬牙,拳头紧握,日后他不仅要体父亲驱除体内寒毒,那让父亲饱受寒毒蚀骨十几载的罪魁祸首,更是不容放过!

“那等人物,非你所能够及,此时你好生修炼便是了,若是时机一到,为父自是会告知你。”韩子枫微微点头,同时眸中亦闪过一抹无奈。

“是阻止母亲与我们在一起的人吗?”韩宇略微思量,隐隐觉得二者必有关联。

韩子枫微微点头,表示默认,当年未曾将此事告知儿子,便是不想影响其成长,只是此时韩宇已年近十六,也该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只是,一家团聚,这个愿望真的无法实现吗?”

韩子枫神色黯然,当年的他乃是太炎镇的天之骄子,在那等强者下却如同蝼蚁,况且那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势力,此时没有家族支持的韩宇是否能够达到那般境界了?

“我一定要变强!”瞧得父亲那黯然伤神的摸样,韩宇心下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对付势力多强,都休想阻止他的步伐。

他知道,这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只是,他绝不会退缩,他相信只要他坚定心中的信念,最终一定能够克服重重困难,完成父亲的心愿!

双手紧了紧,韩宇旋即将目光放在手心的那本典籍之上,样式古朴的典籍,纸页上却没有一个文字,这是为什么?

韩宇心下好奇连忙翻开几页,只是后面的纸页上,依然一片空白,让他惊奇的是,典籍明显有着撕裂的痕迹。

“这既然是母亲所留,为何没有一个文字,而且这纸质入手滑腻柔软,应当是用极为珍贵的兽皮炼制,如此珍贵之物作为典籍,岂会是无用之物?”韩宇心中惊疑不已。

“你也没有看出其中之奥秘?”瞧得韩宇迷惑的神色,韩子枫眸中隐隐闪过一抹失落。

“这典籍之上并无文字图案,其中更是有着撕裂的痕迹,这是为何?”韩宇点了点头说道。

“看来你我皆无缘修炼此典籍上的功法!”

听得韩宇的话语,韩子枫眉头微皱,顿了顿说道,“此乃你母亲留下的一门绝世功法,非常人所能够修炼,当年因为其门中长者阻止故而只留下了此功法的一半,若是有此机缘或许能够凭此踏上修者巅峰之列与你母亲相聚。”

“为父琢磨十余载亦未曾窥得其中奥秘,不想此时你亦无此机缘,难道是天意如此,要绝我父子的希望吗?”韩子枫仰天而叹。

如今他伤势越发严重,体内的寒毒隐隐有着无法压制的迹象,已然将所有希望寄托于韩宇身上,只是韩宇天资一般,本指望他能够窥得此典籍的奥秘,从此一跃飞天,怎奈事与愿违,这典籍之上的奥秘非他们父子所能够堪破,日后韩宇如何迈入高阶修者之列,踏上征途,使家人团聚了?

“咳咳!”情绪激动下,韩子枫连连咳嗽,再次喷吐出一口鲜血,眸光暗淡无光,希望以绝的他,在这一瞬间似乎老去了十岁。

“父亲,你别急,来日方长或许孩儿能窥得其中奥秘了?”韩宇连连轻拍按着父亲的脊背,好让其气息通畅,眼角的余光瞧向手中典籍之时,闪过一抹坚毅,“如论如何,都要窥得此典籍的奥秘,完成父亲的心愿!”

“或许是为父着急了。”瞅了一眼,这个脸上一直带着一抹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的儿子,韩子枫心中一动,就算无法实现心中愿望,至少还有这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儿子在,如此足矣!

直到韩父逐渐入睡,韩宇方才离去,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典籍,眸中露出坚毅之色,“便是无法窥得这典籍的奥秘,我亦要凭借着自身的努力,达到阴阳之境,让我们一家团聚!”

这不仅是为了其父完成心愿,曾经多少更梦里,对于母亲的容貌身影,他幻想了千万遍,此时得知母亲尚在人世,有此机会,他岂能够错过?

回到卧室之中,韩宇仔细间手中得典籍瞧了无数遍,却依然未曾发现丝毫特异之处。

“看来想要堪破其中奥秘,并非想象这般简单。”摇了摇头,韩宇旋即将手中典籍,收入怀中,盘膝于一张竹榻之上,双手摆出一个奇异的手诀,呼吸吐纳间可以瞧见屋舍之中有着一道道气流,向着其头顶汇集而来。

“呼!”

丝丝肉眼可见的细流,随着韩宇的吞吐,被其吸纳于体内,随着功法的运转,吸纳而入的精元之气,被炼化为丝丝精元之力积蓄于经脉之中,韩宇可以感觉到,体内的细胞及骨骼,开始疯狂地吸收着这些精元之力。

经过一日的魔鬼般修炼,体内的细胞骨骼精力耗尽,已然处于极度饥渴的状态,此番得到精元之力的补充,这些细胞骨骼自是不会放过此等机会。

随着体内细胞骨骼不断的吸收凝练而来的精元之力,韩宇只觉全身说不出的舒爽,体内力量充沛,“父亲说得果然没有错,当体内骨骼细胞处于完全饥渴之时凝练精气,肉体将得到最好的淬炼!”

韩宇所修炼的功法名为《化元诀》乃是玄阶功法,若是天资卓越之辈,修炼此等功法,将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只是如今韩宇所凝练而来的精元之气的密度却并未达到那般效果,由此可见,他并未继承其父那般卓越天资,只是他却有着一颗,同龄人所没有的决心及那份毅力。

翌日,虚空之中最后的一颗星辰尚未消逝,韩宇早早的起床将早饭做好,旋即便冲冲的离开屋舍。

若是平日,此时他定是第一个前往韩家内院练武场中锻炼身体肌能,只是今日他却向着韩家庄不远之处的后山奔跑而去。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民国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安徽快3 极速赛车7码 山东11选5 永发彩票计划群 冠军彩票计划群 安徽快3走势 上海11选5计划 k彩彩票官网 上海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在哪里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