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悲欢痛痒

更新时间:2019-08-10 09:36:23

悲欢痛痒 连载中

悲欢痛痒

来源:掌中云作者:阿刀分类:都市主角:陈默苏彩

精品小说《悲欢痛痒》由阿刀所编写的短篇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默苏彩,内容主要讲述:《雄起都市》又名《悲欢痛痒》、《悲欢人生》。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多大,或是自卑懦弱,毫无自信;或是暴力成性,锒铛入狱;亦或撕裂婚姻,妻离子散;无数次痛彻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来治愈童年;有的人,用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狱警拉出去,打了个半死之后,我就被扔到了禁闭房;黑暗狭小的空间里,我非但没感觉到恐惧,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因为在这个铜浇铁铸的屋子里,谁也不能伤害我;而头顶上方,那巴掌大小的出风口,映射进来的一束光,像极了那个漂亮的姐姐。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这句话我永远都记得;有黑暗的地方,就一定有光,只要沿着那束光走,终有一天,我能找到活着的意义。

从那时起,我爱上了关禁闭的感觉,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那种能让我心无旁骛,细细幻想漂亮姐姐的滋味,成了我人生中,难得的幸福时刻。

所以牢房里,只要有人欺负我,我窜上去就咬!只要被我咬住,撕不下来一块肉,我绝不松口;因为我心里有怨气,我把那些欺负我的人,统统当成了我的家人来泄愤!被打得头破血流又如何?被狱警棍棒相加又怎样?

我只知道咬完人,就可以被关禁闭,就可以享受在狱中,那难得的幸福时光。

再后来,所有的狱友都不敢招惹我了,他们甚至觉得我是变态!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每次从禁闭室出来,还能保持精神正常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从来不怕被关禁闭的人。

有段时间,我的脾气异常暴躁,眼睛里到处都是血丝;因为我始终咽不下那口气,我痛恨自己的家人,明明是我哥犯了罪,明明我考上了大学;可就因为父母的偏心,我成了阶下囚,我哥那个不学无术的**,却顶着我的名字,上了我的大学。

更让我惶恐的是,漂亮姐姐在大学里,会不会把我哥,误认成是我;我哥好色,而且油嘴滑舌,很会哄别人开心;当时我真的特别害怕,漂亮姐姐跟他恋爱了、发生了关系……

像我这样的老实人,虽然懦弱卑微,可一旦逼急了,我真的什么事都敢干!当时心里盘算最多的,就是等出狱后,怎么宰了父母,宰了那个**哥哥。

我想杀人的欲·望,几乎每时每刻都写在脸上,以至于牢房里的人见到我,大老远就绕道走;睡在我上铺的狱霸,晚上憋尿都不敢起夜,他害怕把我吵醒,害怕我咬掉他的命根子;忽然间,我成了牢房里的恶魔,周身两米,无人敢近。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我心里的怨气,也渐渐没那么冲了;我从不相信监狱能改造好一个人,促使我转变的,还是那个陌生姐姐的话: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这话宛如春雨,在**涸的心里,一点点洒下雨露,缝合着那些沟壑纵横的伤口。

一年后监狱整改,号召劳·改犯人积极学习文化,全市还发起了征文活动,要创刊《监狱文化报》,鼓励犯人积极投稿;写的好、能在报纸上发表的,还有减刑的机会。

我有知识、有文化,又怎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而且我必须要提早出狱,找到那个姐姐,告诉她那个人不是我,他是我哥,是个十足的**!你千万不要被他蒙蔽了啊……

所以一有时间,我就往监狱图书馆里跑,一周下来,我洋洋洒洒写了2000多字,文章的名字,就叫《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具体的内容,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但大体的意思,我还记得。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尽管我们身处黑暗,但内心总能找到一束光;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尽管我们不被理解,但世间总会有一丝善良;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尽管生活麻木不仁,但我们终不能放弃自己,和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

一边写,泪就止不住地流,我把这些年,自身的遭遇,全都倾注于笔尖;每一个文字,都包含着伤痕累累的人生;但我始终没放弃希望,因为“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这篇文章,被登在了监狱文化报,第一期的头版头条;甚至在全市监狱里,都掀起了一股思想狂潮。

狱警对我态度转好,狱友们对我又敬又畏;忽然我的内心,竟生出了一丝极小的成就感;那是种被别人认同的感觉,那证明了我,存在于世间的意义。

半月后,我莫名其妙地转了监狱,那是乳城市下辖,专门关政·治犯、经济犯的地方。这里的犯人,素质普遍较高,环境也比一般的监狱好很多;牢房是双人间,我就是在这里,认识了改变我一生的“大师傅”。

他是个40出头的男人,头发乌黑,但双鬓却斑白;眉宇间有股英气,双目炯炯有神,十分帅气。

“犯什么事进来的?”这是他见到我,问的第一句话。

“被冤枉的。”不善言辞的我,言简意赅。

“呵,来这里的人,都是被冤枉的;监狱里都是好人,不是吗?”他半开玩笑地看着我,自此成了狱友。

通过交谈我才知道,他就是《监狱文化报》的发起人,也是主笔;而我的那篇文章,深深打动了他,所以我才有机会,破格转到这座奢华的监狱,跟他们一起创作报刊。

转狱后的生活,与我来说,简直就是从地狱,一下步入了天堂;这里没有欺软怕硬的狱霸,也没有单调乏味的体力劳作,这里更像是给退休干部养老的地方,除了自由,基本什么都不缺。

大师傅是监狱里的红人,从狱警到犯人,都尊称他一声“领导”;至于他以前是大领导,还是因为他是报刊主笔,人们才这样称呼他,我就不得而知了;但监狱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永远不要打听别人的事。

当然,即便打听了,得到的消息,十有八·九也是假的。

大师傅待我不错,不仅在文学创作上指导我,还教我很多做人的道理;每每在图书馆,他还会和一些政·治、经济犯人,讨论古往大事、分析当下形势,政·治、经济、哲学、人文,无一不聊得头头是道,让我获益匪浅。

大师傅左腿有风湿,每至冬天,疼得不能走路;为报恩情,我时常拿自己的被褥,盖在他身上;甚至在他睡觉前,钻进被窝,用体温帮他驱寒。

后来他信了,我真的是被冤枉的;试想一个懂得知恩图报、心地善良的孩子,又怎会违法犯罪呢?他认真倾听了我的家庭、我的生活遭遇,情到深处,大师傅泪眼朦胧,叹生活之悲凉、愤人性之无情。

“陈默,你想成功吗?”那夜,大师傅端坐床前,无比严肃地问了我这话。

小说《悲欢痛痒》 第3章 贵人相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穿越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极速赛车pk10 广西快3开奖 淘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输了几十万 永利彩票计划群 微信pk10机器人漏洞 福布斯彩票计划群 博发彩票计划群 全球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