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他等你很多年

更新时间:2019-10-02 13:07:02

他等你很多年 已完结

他等你很多年

来源:掌中云作者:桑小渔分类:言情主角:夏沐宋羡知

主角叫夏沐宋羡知的小说是《他等你很多年》,是作者桑小渔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17岁到30岁,他没有一天不在想她,没有一天停止过爱她。她结婚,他孤身一人去了新疆,一待就是五年。她离婚,他第一时间追到北海,向已经有身孕的她求婚。当幸福逐渐靠近,命运的齿轮却带来了让她痛不欲生的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羡知说,“你们两个要吃什么,我去买。”

陈粒诺突然想起来,提起手里的袋子,拿出三杯奶茶放在桌子上,说,“你们的奶茶,都加了珍珠的。我不喜欢椰果啊之类的,我的什么都没加。”说着又好奇,问宋羡知,“你不是最讨厌吃甜的东西吗?怎么还喝上奶茶了。”

夏沐看她和宋羡知说话的神态,觉得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更像朋友多一点,自己心里有的那种猜想未免太小气了点。她又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只要有宋羡知在的地方,她就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一点也不像她自己。

宋羡知说,“偶尔喝一点,以前高中的时候,我和夏沐就喜欢跑到学校外面买奶茶,每次都是抢下课的那十分钟。夏沐,你还记得吗?”

她当然记得,记得有一次大门关着出不去,宋羡知还翻围墙被门卫抓住了罚他写检讨。夏沐远远地看见他被抓了起来,只敢躲在门卫室外面。门卫室有个窗户很高,她个子矮,要跳起来才能看见里面。她跳啊跳啊,门卫的大叔突然看见她,拉开窗户冲她喊,“去,哪儿来的野丫头”。吓得她调头就跑。

“我记得。”夏沐说,“羡知原本是个好学生,被我带坏了。”

“羡知,”陈粒诺耸着肩膀,表示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求求你们,低调一点,不要秀恩爱。唉,坐在你们对面的这个可怜的我,昨天刚刚失恋。”

夏沐不习惯这样的陈粒诺,她宁愿她还像以前一样只到见到她就一定会像一只好斗的公鸡竖起全身的羽毛凶神恶煞地盯着她。她没法说什么,只好拼命地喝着手里的珍珠奶茶。

宋羡知奇怪,“怎么又失恋了?不是刚和好吗?”

“谁知道呢,有病他。”估计想到烦心的事了,陈粒诺一挥手,说,“来,我们把这杯奶茶当酒,一口干了。”

陈粒诺如今的豪爽,倒让夏沐有些意外,她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三个人说了很久的话,直到苏光琴打电话过来,夏沐接通电话,说,“我在火车站,”

苏光琴说,“夏沐,你饿了吧。都等好久了吧,你冷吗”

“不冷,你面试过了吗?”

“还不知道啊。只能回家等通知。搞了两个小时,还不让带手机。我马上就过来接你,你别乱跑,知道吗,长沙很多人贩子的。”

夏沐忍不住笑起来,说,“放心吧,我长这么安全,没人拐我,不值钱。送给别人都没人要的。”

宋羡知抬起头看了夏沐一眼,他眼神里的东西很简单,他并不想在这种场合遇见苏光琴。夏沐理会到他眼神里的意思,对电话那头的苏光琴说,“你告诉我你一会儿会去哪里,我直接去找你。”

苏光琴说,“嗯,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要不,我们去逛街吧。我带你吃好吃的。公交车来了,我先挂了。长沙的公交车真是变态,人太多了。”

电话匆匆忙忙地挂断,夏沐看着宋羡知,说,“光琴正在来的路上。”

陈粒诺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她跟电话那头的人简短地聊了两句,然后对宋羡知说,“郜子他们已经到了。

宋羡知已经在整理背包,说,“夏沐,那我们就先走了。”

夏沐说,“哦,”

她还想说,羡知,一路平安。但她说不出口。

陈粒诺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她很聪敏也表现得很善解人意。她把行李拿起来,对夏沐挥手道别。走了两步,陈粒诺突然调头对夏沐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俩长得有点像?从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真的,我一直觉得我们的眼睛特别的像。”

宋羡知也回过头在夏沐和陈粒诺的脸上打量了一下,说,“是有点像。你不说,我倒没觉得,你一说,这么仔细一看你和夏沐确实有几分相似。”

陈粒诺笑起来,“说不定我们就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哈哈。”

夏沐勉强笑了笑,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陈粒诺,所以她也只是礼貌性地说,“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宋羡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夏沐看着两个人走远,心里有些舍不得,下次再见面,不知会是哪天,她和宋羡知似乎永远没有太长时间,总是很短暂很短暂,然后就是漫长的很多年,等待。

当夏沐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却意外看见脚下有一只黑色的小包。类似零钱包的那一种,很小巧,包面有刺绣的图腾,看着像少数名族特有的某种符号。她捡起来,脑子里突然闪现出陈粒诺进来时,手里就拿着这只黑色的包。陈粒诺从小在新疆长大,这只小包看着就像她会喜欢的风格。

夏沐快速拉开门走出去,火车站广场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人是陈粒诺和宋羡知的身影。也许,她们正在滚滚人流之中说着某个好笑的悄悄话往检票口走去。也许宋羡知会把陈粒诺的背包拿在手里,就好像男朋友对女朋友做的那样。夏沐觉得,自己如果再想下去,也许会忍不住冲进火车站,忍不住去找她们,然后,要做什么?把宋羡知拦住不让他走吗、

做这种事情,难道不是需要名分的吗?

而她,此刻,不过就是宋羡知的一个高中同学而已。

夏沐只好把它塞进背包里面,她虽然有宋羡知的电话,但这个电话她已经有三年没有打过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用。她打开包包看了看,里面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就装着一只樱花粉的口红和一张对折了无数下的纸条。她觉得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她们已经上火车了,也不太可能特意过来找她拿,所以她便把它塞到了自己的背包里面。

苏光琴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快到步行街,叫她直接在火车站坐111路公交车直接去步街。在去步行街的路上,她又翻出了那只黑色的包,忍不住去看里面的那张白色的纸。凭她对陈粒诺的了解,她不太可能无缘无故留下这么个东西给自己,她就是觉得她一定是特意留给自己的。于是当她看见那张白色的纸上写的东西时,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震惊,同时又有一种早有准备的淡然。

那是一张清宫手术回执单,姓名那一栏清清楚楚地写着陈粒诺三个字,而家属署名那一栏却写着夏沐今生都不想看见的那两个字,高丞。

陈粒诺怀过孕?这让夏沐格外震惊。她不仅怀过孕,她还把孩子打掉了。如果这个孩子是高丞的,他一定会想尽所有办法逼她嫁给他。他那么爱她,不可能会打掉他和陈粒诺的孩子。只要有这个孩子在,他就有办法逼她就范。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陪着他一起去打掉了这个孩子。这说明了什么?这完全可以说明,这个孩子原本就不是他的,这个孩子是别的男人的。

如果她所有的假设都成立,那这个男人是谁?

会是宋羡知吗?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就吓得赶紧摇了摇头。不会的,宋羡知不会的,就算他和陈粒诺有感情,就算她们在谈恋爱,以宋羡知的为人也绝不会在结婚前对陈粒诺做出那种事。在她的认识里,宋羡知一直是个正直的好男人。

夏沐想不明白,陈粒诺为什么要把这张她流产的回执单故意留给她。她想着这些,脑袋又疼了起来,自从高三那年,被谭智骗去了贵州,再次回到桐城后,她就患上了头疼的毛病。再加上她耳朵不好,有时候头一疼,耳朵也会跟着出毛病。

她常常觉得,自己就是想太多,所以身体才会以疼痛的方式对她进行抗议。、

她不能再想下去,而是从包里翻出两粒白色的药丸吃了下去。

小说《他等你很多年》 第七章 陈粒诺的孩子是谁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御都彩票计划群 河北11选5走势图 98彩票计划群 大乐购彩票计划群 千旺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冠军三码 极速赛车登陆 上海11选5计划 全民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