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我即王

更新时间:2019-10-18 10:27:42

我即王 连载中

我即王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我有一刀分类:武侠主角:陈君临虞雅南

完整版小说《我即王》是我有一刀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君临虞雅南,内容主要讲述:一剑,可平西境。一刀,可斩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镇中州!吞龙战旗插在哪儿,他陈不败的蟒雀铁骑便踏尘到哪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晨六点,一抹东方鱼肚白才刚浮现。

陈君临便已起床了。

入伍多年,他的生物钟早已形成记忆。

穿上衬衫,他缓缓走出了卧室。

站在面积不算大的老庙院落前,深吸了一口空气。

而与此同时,对面房间的宁罡,也已经换上了一身作战装,步伐笔挺的走出房间。

同是武人,两人的作息,几乎是一致的。

“见过先生。”宁罡恭敬的上前,稍息,行礼。

“无需多礼。”陈君临双手负背,目光喃喃的扫视着老庙四周。

那些庙堂内的佛像,都已经褪色,落败。沾满了蛛网。

今早,看来需要一场大扫除呢。

他转身朝着工具间走去,然后拿着扫帚,开始为老庙清扫卫生。

“先生,此等卑微之事,怎能由您自动手?!请交给属下!”宁罡见到这一幕,急忙恭敬上前,试图替先生干活。

“多事,退下。”陈君临却面色平静,一声将他叱退,“你,出去晨练。”

宁罡不敢有所反抗,稍息敬礼,而后转身,出去。

在凌晨的院落中,开始晨练军体拳。

这一个清晨,只有院落中,赫赫风劲的打拳声,以及那悠悠扫地的声音,回荡在庙院上空。

陈君临手提扫帚,缓缓清扫着满地的灰尘。

以前儿时,他也如同这般,扫着院落中的尘土。

而后,便是与义父一同,打坐听禅,学佛问道。

不知不觉,数十年过去,那些习惯,他却仍记得。

打扫完整个庙宇后,陈君临取来一根檀香,给那尊已经褪色的地藏王雕像,点上了香火。

“先生,您信佛?”庙堂外,宁罡已打练完军体拳,晨练完毕,正恭敬的候在门口。

陈君临面色平静,单手将香火插在了供奉台上。

“信则有,不信则无。只是习惯而已。”他轻轻回了一句,上完香,转身走出了厅堂。

所谓佛法,一切只是人心虚妄。

神佛妖魔,皆在心中。

义父之言,他至今铭记。

宁罡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既非备战日,就脱了作战服吧,去换上便装。”陈君临扫了一眼他的墨绿色战装,说道。

“是。”宁罡恭敬点头。

“对了,那八万铁骑先锋,安置如何了?”陈君临又问了一句。

“铁骑先锋,按照先生要求,已于昨夜…撤离了钱江城,驻扎在百公里外的深山中,无人知晓我营行踪。”宁罡鞠身汇报道。

“嗯。”陈君临双手负背,又扫了他一眼,“换衣服去吧。”

宁罡接令,转身进了卧室,去换衣服......

凌晨7点。

寺庙隔壁房间的虞雅南,也终于醒来了。

她伸了一个懒腰,缓缓走出了房间。

这是她这些日子以来,唯一睡过的一个,最踏实安稳的觉。

只要,有木头哥哥在身边,似乎一切,都变得安全。

她走出庙院外,眸光在四处扫视了一眼,便看到了内堂的一道熟悉身影。

他一身西装笔挺,双膝盘曲,正坐在蒲团前,闭目打坐。

而在他身前,则是那座凶神怒煞的巨大地藏王雕像。

这座雕像,是鱼隐寺内,唯一供奉的一尊菩萨像。

当年…陈君临的义父道鱼,亲自凿刻出这尊石像,成为寺庙中的供奉。

而今多年过去,义父道鱼失踪。这座石雕像,也朱漆脱落,斑驳不堪。

“木头哥哥......你又在打坐呀?”虞雅南揉了揉惺忪的眼眸,来到了庙堂门前。

“恩。”陈君临坐在普团前,轻轻应了一声,眼眸却依旧紧闭。

自年幼起,义父便会每日清晨,教他打坐。

这个习惯,一坚持,就是二十数年。

小时候,虞雅南也经常见到陈君临打坐。那时候,虞家兄妹俩总是拎着一袋豆浆油条早餐,站在庙堂门口,等待陈君临打坐完毕,然后一起去上学。

而今,转眼已是数十年。这一幕,却恍若眨眼间。

“那我去给你们煮早饭吧。”虞雅南说道。她昨日带来的行礼中,有一些生鲜食材,平日里自己食用的,而今天…正好可以做早餐。

陈君临没有拒绝,盘坐在普团前,轻轻点头。

虞雅南便转身进了厨房,去准备早餐了......

二十分后,厨房内便传来了一阵香喷喷的米粥香。

“木头哥哥,可以开饭了。”虞雅南亲自小跑到厅堂前,来喊他吃饭。

庙堂蒲团前,陈君临这才睁开了眼睛。

他身影轻轻一跃腾空,便已起身。

虞雅南拉着他,来到了厨房前。

寺庙的厨房很小,放着一张老旧的木桌。

桌上放着三碗香喷喷的白米粥。

陈君临面色难得露出一丝微笑,他缓缓坐下,拿起了筷子。

“丫头,厨艺不错。”

正当,他欲动筷时。

一旁的宁罡却抢先一步,“先生且慢!”

只见宁罡手持一根试毒银针,快速朝着先生面前的那碗米粥中探去。

的确,陈君临是当世至尊,蟒雀营铁骑统领。

他的作息饮食,岂能盲目随意?

一切,都必须按照严格的规章流程,决不能出现差池。

哪怕是饭菜,都必须提前测毒。

可,那根银针还未刺入米粥,却就悬停在了空中。

只见陈君临单指轻轻一抵,将宁罡握银针的手,阻止了。

“她是我我妹妹,岂需试毒?”陈君临面色冷漠,手指轻轻一弹。

那根银针直接被弹飞出去,在空中一阵轻旋,而后节节寸断。

宁罡连忙单膝跪下,低头认错,“属下知错!是属下鲁莽。”

方才,因为出于条件反射,他才冒昧出手试毒,此时反应过来,已经有些后悔。

陈君临面色平静,缓缓端起白米粥,大口一喝,这是他第一次,尝到虞雅南亲自煮的早餐。

粥味道,并不算特别好。

但却,暖人心脾。

“起来,喝粥。”陈君临似乎并不打算深究此事,平静说道。

宁罡这才如临大赦,急忙起身,听话的坐下,喝粥。

可陈君临接下去的一句话,却又是让宁罡面色一抽。

“喝完粥,一千个俯卧撑,营规惩罚。”

。。。。。。

用完餐后,宁罡亲自驾驶着枭龙越野车,载着陈先生和虞雅南,一同驶出了寺庙老街。

“先送雅南去单位吧。”陈君临坐在车内,吩咐道。

“是。”宁罡恭敬点头,驾驶越野车,一路朝着神州科学院方向驶去......

一路上,陈君临亲自护送。

半小时后,枭龙越野车缓缓停在了科学院大楼门口。

虞雅南和陈君临道别后,这才下了车。

“丫头,傍晚6点,准时来接你。”陈君临降下车窗,对她说道。

“嗯。”虞雅南用力点头,嘴角扬起一抹暖笑。

这些日子,她已经很久没笑了。

今天,她终于笑了。

陈君临就这么一直坐在车里,直至见到虞雅南走进了科学院大厦内…看不到身影。

他才终于升起了车窗。

神州科学院是最专业的权威级部门,在这里上班,虞雅南应该没什么危险。

纵使对方手段再强,也伸不到权威部门这里。

陈君临只需要每日上下班时…保障这丫头的安全即可。

“开车。”

坐在越野车内,陈君临吩咐道。

“先生,我们去哪?”宁罡坐在驾驶座上,恭敬问道。

“江南,冯家。”

他的声音很平静,缓缓说道。

“是。”宁罡恭敬点头,启动车子,飞驰而出。

陈君临一人,安静的坐在越野车后排,指间轻轻敲击着座椅扶手。

他向来就事论事。

他昨日说过,会亲自上门冯家。那便,说到做到。

想来,那位一别多年的老同学校友,应该也在等待自己的登门造访吧?

陈君临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那是冷冽。

原本,平平无奇的冯家,在一个月前,却突然…平地而起。

冯家莫名的接手了几个巨大楼盘项目,瞬间跻身进入破亿身价俱乐部。但,让人古怪的是…那几个楼盘的前身,都是......虞家之前的资产。

一夜间,虞家分崩瓦解。

而那些,一个个人面兽心的家族,却纷纷林立而起,如日中天。

想到此,陈君临的眼眸微微一眯。

这一笔笔账,他要好好的…算一算!

枭龙越野车缓缓行驶在街头,气氛一片静谧。

而,就在此时!

突然,前方四岔路口街头…一阵剧烈的引擎轰鸣声咆哮!

一辆满载泥石的运渣车…猛地疯狂加速,朝着枭龙越野车疯狂冲撞而来…!

小说《我即王》 第10章 神佛妖魔,皆在心中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女强小说
  3. 宠婚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极速赛车是人为控制的吗 长江彩票计划群 北京赛车怎么玩 全民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软件下载 吉林快3计划 极速赛车规律公式 山东11选5计划 鸿利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