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遇见,再也不见

更新时间:2019-10-20 13:04:55

遇见,再也不见 连载中

遇见,再也不见

来源:有书阁作者:芸莱分类:都市主角:林诺罗程锦

经典小说《遇见,再也不见》是芸莱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诺罗程锦,内容主要讲述:我像一只孤寂的鸥鸟,掠过你的世界,驻足你的心头;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把你捧在心头,就像畅饮一杯浓烈的酒;没有海誓山盟,只有默默地厮守,即使错过整个世界,不愿再错过你的双眸;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我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出所料,有两个陌生人硬生地向餐厅外拖着林诺,林诺扭头惊恐地看着罗程锦,花容失色。

“程锦,救我!”林诺声撕力竭地喊着。

罗程锦认出他们正是刚才坐在自己对面点餐的陌生人。

“站住!”罗程锦高喊一声。

罗程锦冲上前去,前脚虚晃,上身跃起,猛烈飞出右脚,硬如坚石的脚掌横扫在了头戴棒球帽家伙的脸上。

那个家伙立时喷出一口鲜血,还混着脱落的牙齿,脖子歪到了一侧,他扶着脖子,像一只受伤的螃蟹横着向门外逃去。

另一个家伙回过头看了一眼罗程锦,眼里露出胆怯之色。

罗程锦左脚蹬地,上身飞旋,右脚奋力旋摆,那个家伙被踹个正着,直接被踹飞了,飞出之后撞到餐厅的玻璃门上。

玻璃门随即“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满脸是血的家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低估了罗程锦脚上的功夫,他伸出手抹了一把嘴上的血,“啐”了一口血水。

满脸是血的家伙耸了耸肩膀,抖了抖手腕,握紧的拳头“咯咯”作响。

他亢奋地跳了几下,一把撕开外衣,露出健壮的胸肌,像两块烤糊的大面包还长了毛。

那个家伙的眼睛里透着凶光,一点一点像罗程锦靠近。

罗程锦以不变应万变,他在静观着满脸血的家伙的一举一动。

突然一拳打了过来,罗程锦身形灵敏一晃,躲闪过去。

又是一记倒勾拳,罗程锦躲闪不及,正好扫在了罗程锦的嘴上,立时有鲜血溢出嘴角。

罗程锦猛地快速抬起右脚,力道全部运至脚尖,朝着他的肚子猛踢,那个家伙机警地闪开了。

那个家伙却趁势跃起,猛抽右脚,像铁锤一般的大脚横扫了罗程锦的肩膀。

罗程锦被踢倒在地,右脸着地,眉骨磕出了血。

罗程锦从地上一跃而起。

那个家伙又趁机挥过一拳,罗程锦顺势擒住了他的胳膊,向上一抬,双手一较劲,听见“嘎吧嘎吧”骨头断裂的声音。

满脸是血的家伙痛得嗷嗷直叫,胳膊低垂着,痛得龇牙咧嘴,他猫着腰溜走了。

突然从身后传来“嗯嗯……嗯嗯……”的声音,罗程锦听出是林诺的声音。

罗程锦急忙转过身,发现那个假的服务生用一只胳膊勒住了林诺的脖子,林诺吓得脸色惨白。

“让开,识相的就赶紧让开,信不信我掰断她的脖子!”说着他的胳膊勒得更紧了,说话的声音瓮声瓮气地。

林诺无力地“嗯”了一声。

罗程锦为了不激怒那个穷凶极恶的家伙,脚步一点一点向后退着,“千万不要乱来!”

罗程锦在暗中观察,寻找时机,要一招致胜的时机。

罗程锦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像被铁夹夹住了一般,一阵胜似一阵地痛着。

“还不闪开,再不……”还没等说完,那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

罗程锦一个箭步冲上去搂住了林诺,受到极度惊吓的林诺一把搂住了罗程锦。

罗程锦感觉林诺的身体像秋风中的树叶,瑟瑟发抖,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她的冰冷。

站在假服务生身后的老板娘手里还举着一口大平底锅,平底锅上还粘着菜叶儿。

老板娘的脸上洋溢着霸气的微笑:“敢在老娘的地盘造次!让你尝尝老娘的铁锅!”

在刚才紧急时刻老板娘显示出女中豪杰的气魄,迂回那个家伙的身后,手起锅落,那个毫无防范的家伙被打倒在地。

倒在地上的家伙又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没站稳又摔倒在地上。

“啊……!”地大喊一声,他从地上再次跃起,像恶狼一般朝着老板娘扑过去。

老坂娘转过身喊着她的丈夫:“Tom!Tom!快过来!”

“躲开……!”喊声从厨房的方向传来。

肥肥的老板拖着一身的肥肉冲了过来,身形灵活得像阿宝横空出世,当然是《功夫熊猫》里的阿宝。

老板浑身的肉在有韵律地抖动,俨然是胖人版的凌波微步,冲过来撞倒了那个家伙,并且一**坐在了那个家伙的脸上。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坐得结结实实,倒在地上的家伙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喷到了老板的后背上,像朵盛开的牡丹花。

“程锦,赶快离开这里!”肥肥的老板对罗程锦说道,他跟程锦是老相识了,他知道没有必要让罗程锦趟这浑水。

转而又回过身对老板娘说道:“还楞着干嘛?报警啊!”。

男程锦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家伙,他搂着惊魂未定的林诺,绕过躺在地上的家伙快速地离开了。

餐厅一片狼藉。

没过多久有警笛声响起。

罗程锦开着车,胳膊在隐隐作痛,可能是摔倒的时候撞到了地面,血从眉骨的位置流了下来。

罗程锦全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痛,他转过头,心疼地看了一眼林诺,脸色惨白,嘴唇发抖,一脸惊恐。

“林诺,我们马上到家,有我,不要害怕!”罗程锦边开车边安慰着林诺

罗程锦腾出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林诺发抖的手,冷得像一块冰。

一个多小时,罗程锦开车回到了家,把车停下,没有关车门,快走几步来到车子的右侧,打开车门,把吓得浑身瘫软的林诺抱了下来。

一直抱进客厅,罗程锦把林诺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罗太太看到罗程锦抱着林诺走进来,慌乱地叫了起来:“程锦,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发生了什么事?”

罗程锦脸上的血已经滴落到了白色的衬衫上。

从小到大罗程锦从来没让罗太太操过心,在学校里从来没跟同学打过架,也从不结交不三四的朋友,突然受伤,让罗太太万分惊讶。

“梅姐,快点,把药箱拿来!”罗太太高声地叫着。

“妈,我没事,不用担心,只是皮外伤!”罗程锦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林诺,“林诺,好点没?我给你接杯热水!”

罗程锦转身去了厨房,接了杯热水。

罗程锦举着杯子在嘴边吹了几下,用脸颊试了下水温,送到林诺的嘴边,“林诺,喝点热水,会觉得好些。”

林诺抬头望着罗程锦,目光投向罗程锦流血的伤口,眼里充满了关切,长长的睫毛锁着柔情。

梅姨拿着药箱一溜小跑来到客厅,看到罗程锦受伤了,十分关切地问道:“程锦,受伤了,严不严重?”

“不要紧的,梅姨,不小心撞的,擦破一点皮而已!”罗程锦刻意掩饰着在西餐厅发生的惊险一幕。

罗程锦不想让文华妈妈和梅姨为自己担心,加上罗程锦也很纳闷,那帮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和林诺下手。

“擦点消炎的药水吧!”梅姨在药箱里挑出消炎的药水,并用棉签在罗程锦的伤口上轻轻地涂抹着。

擦完之后粘了一块创可贴,梅姨用手摸了摸罗程锦发青的嘴角。

梅姨心里很清楚,不可能是撞的那么简单。

“浩天,你回来了,咱儿子受伤了!”罗太太大呼小叫地喊着。

“什么?受伤了?不会吧!”罗浩天并不像罗太太那样夸张,好像是在意料之中。

罗浩天把公文包递给梅姨,虽然没有什么重要的公文或是文件,罗浩天从来都是公文包不离手,并且装得鼓鼓的。

梅姨接过罗浩天的公文包,把它放在书架上最显眼的位置,罗浩天的公文包一直放在那里。

罗浩天只是看了一眼儿子的伤口,“没什么事,皮外伤,不要紧的。”

罗浩天说得很轻松,表情也很怪异,目光闪烁不定,从外面回来有些口渴,“梅姨,来一杯酸梅汤。”

罗太太大惑不解,丈夫往日对程锦可不是这个态度。

记得一次儿子打橄榄球的时候受伤了,他急坏了,只是一个小伤口,浩天带儿子去医院做了全身的检查。

回到家罗浩天也是全程地为儿子服务,喂他吃饭,给他洗澡,甚至给儿子代写作业,可今天截然不同的态度让罗太太十分不解。

吃过了晚饭,罗程锦给林诺铺好了被子,看着林诺睡着了才回到自己房间。

没有月亮的夜,漆黑一片。

别墅的一间卧室和书房的灯一直亮着。

罗程锦无法入睡,他摸了摸脸上的伤,此时痛得更加厉害,嘴角也肿了起来,胳膊弯曲的时候也紧绷地痛。

“还好林诺没受伤!”罗程锦很庆幸地嘀咕着。

躺在床上,罗程锦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那帮人到底是冲着自己还是冲着林诺呢?如果是冲着林诺,那林诺一定是招惹了什么危险。

罗程锦有些不敢往下想:林诺到底发生了什么或是遭遇了什么呢?

罗程锦开始隐隐地担心起来:如果不是冲着林诺,就是冲着自己,可那些人什么要向自己下手?

夜深了,罗浩天书房的灯还亮着,最近自己一直失眠,总是不停地抽烟,被太太赶到了书房。

书房里烟雾缭绕,像仙境一般,自从林诺来到别墅的那天起,罗浩天就寝食难安。

想想自己二十几年前就开始精心地布置着这盘棋,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妥,可林诺的到来打破了平静的棋局。

罗浩天蹑手蹑脚地来到书房的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定走廊里没有人,拿着手机一**坐到沙发上,拔通了电话。

有人接了电话,罗浩天阴沉着脸半晌没吭声。

“老板,我失手了。”对方传来了愧疚的声音,听上去瓮声瓮气地。

“一群饭桶,让你们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一群废物。”罗浩天的脸色变得很恐怖,眼睛里像要喷火。

“老板,那我们……”

“闭上你的臭嘴,钱我会打到你们卡上的。”说完就愤然地挂断了电话。

罗浩天又点着了一只雪茄,狠狠地吸了一口,抽得太多让他不停地咳嗽。

罗浩天把雪茄掐灭,把没抽完的半截雪茄放回了烟盒里,挠着脑袋,紧锁眉头,唉声叹气地站起来,在地板上踱着步。

罗浩天想到自己在公司就是芝麻粒的小官,手底下一共才十来个工人,还都是残兵败将。

罗浩天越想越憋气,“有一天,公司一定是我们家程锦的!”

罗浩天非常知道自己半斤八两,每次在罗青云面前都是战战兢兢,即使他把公司交到自己手里,罗浩天也会败个精光。

想当初自己好赌,一夜的功夫就把公司上百万的货款输得一文不剩。

罗青云气得住进了医院,出院后一气之下把自己扔到了仓库,从此自生自灭。

罗浩天十分清楚,自己也是咎由自取。

罗浩天给自己倒了一杯柏图斯,罗浩天尤其喜欢喝红酒,酒窖里藏着各色美酒。

罗浩天想着自己职位不高,薪水也不多,还好年底有家族分红。

多亏这笔丰厚的收入,才会让文华和程锦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要不然自己真地会过得跟乞丐差不多。

小酌了几杯后,心事就着美酒让罗浩天越喝越起劲,一瓶红酒眨眼功夫就见了底,传来了如雷的鼾声,罗浩天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茶几上留下空的酒瓶,烟灰缸里装满烟头,像一座小山丘,酒杯里还剩下一口酒,琥珀色的红酒在杯壁上慢慢地向下浸润。

房间里弥漫着烟草和酒精混合的味道。

“美乔,美乔……”罗浩天说着梦语,似乎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小说《遇见,再也不见》 第八章 危情时刻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搞笑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K8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冠军3码 上海11选5分布走势图 123彩票计划群 彩客网计划群 上海11选5 极速赛车登陆 吉利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国家开的吗 山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