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九州江月寒

更新时间:2019-10-31 12:12:39

九州江月寒 连载中

九州江月寒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唐深藏功与名分类:仙侠主角:江寒月秦剑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九州江月寒》的小说,是作者唐深藏功与名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东海大光明宫少宫主敖九州与西蜀不夜天的二小姐江寒月联姻,却在成亲前不久暴病而亡。江寒月为其守节,博得一片赞誉之声。三年后,江寒月因一幅轰天雷制造图遭人追杀,幸得两位侠义青年秦剑与罗烨相救。一路护送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烨心里盘算的是,秦剑一个人对付霹雳佛绰绰有余,同时还能牵制千机手,而他自己拿下赵坤也是不在话下,如果陆玄浦能够速战速决,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幻影狐,他们再三人联手,一个一个收拾,今日定能稳操胜券。不料,他这如意算盘却并没有打响。

陆玄浦和幻影狐刚一交上手,罗烨心里便“咯噔”一下,暗道要糟。只因这幻影狐的武功,根本就不像江湖传言中那般弱,反而甚是高强,不出十招便逼得陆玄浦左支右绌,连连后退。

罗烨见势不对,赶紧变阵,一连几招猛攻,暂时逼开了赵坤,飞身过去接下幻影狐。陆玄浦明白他的用意,手中长剑舞动,一下子便抢到罗烨身后,拦住了随后追来的赵坤,二人交换了对手。

陆玄浦的武功与赵坤在伯仲之间,虽一时难以取胜,却也尽能应付得来,而这边罗烨对上幻影狐,就略感吃力了。那幻影狐好生厉害,全身便似没有骨头一般,各处肢体关节均可随意弯曲,无论罗烨出剑如何刁钻,她总能贴身避过,时不时地反击一下,角度也大大出人意料之外,罗烨好几次都差点中了招。

罗烨久攻不下,心里不免焦躁起来,他略一思忖,已经有了主意,手中长剑突然一挽,舞起漫天剑花,朝着幻影狐周身各处要害落下,显见得是放了大招。这一招太过霸道,幻影狐反应不及,一下子被闹得手忙脚乱。她连滚带爬,满地乱窜,好不容易避开了要害,却还是被罗烨一剑刺在右臂之上,当即见血挂彩。

“这位小兄弟好狠的心啊,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幻影狐趴在地上,对右臂的伤恍如未觉,也并不急于起身,反而趁着罗烨前招使老,后招未至的空隙,朝他媚笑道,“看来需得让姐姐好好地教一教你,这男人呐,对女子可不能又砍又杀的,你呀,你得抱着她才是。”

话音未落,她突然身子一溜,“嗖”的一声,便朝着罗烨贴地滑来。罗烨大吃一惊,拔剑便刺,但幻影狐一个身子灵活至极,贴着地面左扭右扭,活脱脱就像一条水蛇,罗烨一连几剑都落了空。

幻影狐滑到罗烨面前,也不见她如何作势,身子却突然一下竖了起来,一下子钻进了罗烨身体和手臂之间的空隙,看着就像罗烨一把将她抱了个满怀似的。两人四目相对,鼻息可闻,便是比起那热恋中的情人,也还要亲密几分。

罗烨收剑不及,胸口空门大开,更兼被一个女子轻薄了去,顿时吓得大叫起来,赶紧一个弯腰,往后仰倒,再接连几个翻身,避了开去。

幻影狐飞身追上,罗烨挥剑抵挡,两人重新战在一处,场中形势顿时陷入僵持。

七人在庭中混战时久,陆家一名家人想是看得心焦,突然从台阶上面冲了下来,挺起手中单刀,便想去相帮陆玄浦。陆玄浦正想喝他退下,不料那人刀至半路,突然一转,一下子架在了陆玄浦的脖子上。

此番变故来得太过突兀,秦剑和罗烨都被惊得楞了一下,就在这一愣之间,场中已是风云变幻————趁此空档,千机手双手齐出,分别朝着秦剑和罗烨一挥,便有两根铁链同时从他袖中飞了出来,如两条灵蛇般直直扑向两人,瞬间将他们缠住。那铁链上也不知有什么机关,一沾身便自动扣上了,将两人捆得严严实实的,直挺挺摔倒在地,一动也不能动。

“哈哈哈哈。”幻影狐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蹲身凑到两人跟前,伸手拍了拍他们的脸,笑道,“两位少侠好气魄,好武艺,只可惜少了点江湖经验。你们既已知道有幻影狐在这里,怎么却不多些防备呢?”

“你什么意思?”秦剑惊疑不定地道。

“我的意思就是,你们明明知道幻影狐擅长以容,却不对身边的人多加留心,看清楚孰真孰假,最后吃亏上当,又怪得谁来?”幻影狐一边说,一边朝他抛个媚眼。

“你不是幻影狐!”躺在一边的罗烨看着她的神情,灵光一闪,恍然大悟。

“对了。”“幻影狐”朝架住陆玄浦的那名下人一指,道,“如今也不怕你们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幻影狐。至于我嘛,姐姐我姓白,平日里行走江湖,朋友们都戏称我一声白娘子。”

“难怪你武艺这般高强,原来竟是白娘子。”秦剑失声惊呼。

白娘子是黑道上的顶尖人物,一身软功出神入化,又兼容颜妩媚,浑身风情,若论名头,倒是地狱谷来人里面最大的,比霹雳佛还要更为响亮,不想赵坤竟能请动她同来报仇。同时对上这么五个硬扎的敌手,陆玄浦三人也真是流年不利了。

“二位兄弟,是我连累你们了。”陆玄浦被幻影狐架住脖子,跌足长叹道。

“陆大哥此话说差了,自家兄弟,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罗烨倒在地上,梗着脖子道,“再说君子行世,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原是我辈分内之事。今日就算不是大哥,我二人也会出手的,你又何必自责?”

“好,好,好,罗兄弟说得在理,人生在世,原有赴死之义。”陆玄浦听了这番话,心里豪气顿生,仰天笑道,“如此说来,陆某今日虽命丧于此,但能在临死前结识二位好兄弟,也不枉了。”

“二位少侠年纪轻轻,又一表人才,陆老爷也是正当壮年,怎么动不动就说死啊?”白娘子突然笑道,“三位暂且宽心,虽然这位赵朋友看着凶巴巴的,我白娘子却是心慈手软,最好说话不过的。现下,我想和陆老爷谈一桩生意,只要谈成,我便放了三位,而且将陈年往事一笔勾销,保证地狱谷上上下下日后不会再找三位麻烦,如何?我这个价码,足够诚意吧?”

陆玄浦吃了一惊,道:“你要谈什么生意?”

“这桩生意简单得很。”白娘子笑道,“我只想找陆老爷要一件东西,便是十年之前,天工祖师临死时给你的东西。”

陆玄浦更是吃惊,脱口而出道:“这件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白娘子笑得更欢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自然也就没有永远的秘密。”

“可是,”陆玄浦迟疑道,“我手中并没有天工祖师的什么东西啊。十年前,我在九嶷山一带游玩,的确从路边救回了一位伤重的老者,便是天工祖师。因伤势太重,他被我带回去不到半日就死了,何曾给过我什么东西?”

“天工祖师号称世间第一能工巧匠,机关制造之术天下无双。”白娘子道,“据闻,他生前研制出一种武器,名叫轰天雷,威力无穷,当者必死。只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着手制造,便遭逢意外身亡,所以轰天雷的制造图纸便成了关键。这东西乃是天工祖师毕生心血所集,焉能舍得不流传后世?所以必是留给人了。陆老爷是他临死之前唯一见过的人,这东西不找你要,又找谁要呢?”

“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陆玄浦道,“就连轰天雷的名字,我今日也还是第一次听说,哪里知道什么图纸?白娘子你也说了,它是天工祖师毕生心血所集,又威力巨大,我和那天工祖师素不相识,即便恰好路过,救了他一命,他也不敢贸然将如此重要的东西托付给我啊,更何况我还并没有将他救活。”

“这图在不在你陆老爷手里,我们的确没把握。”白娘子道,“不过此图事关重大,当然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今日不拿到这图,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陆老爷,我好心奉劝你一句,你若是有呢,便趁早拿出来,大家省事,若是真的没有,那也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枉担了虚名儿,我们可要对不住了。”

她突然朝台阶上一挥手,正房房门应手而开,几名蒙面人押着一名妇人和一名少年走了出来,正是陆玄浦的夫人和儿子陆臻远。

“老爷。”

“爹。”

二人一见到陆玄浦便大叫起来,一边用力挣扎,却被人死死扣住,无法脱身。

“夫人,远儿……你们……怎么……”陆玄浦大惊失色,张口结舌。

白娘子得意地笑道:“陆老爷,你若是以为将夫人和小公子送到田庄上,我们便找不到了,那可也太小瞧地狱谷的本事了。”

“卑鄙。”陆玄浦扭头对着白娘子怒目而视,目龇欲裂。

“少废话。”白娘子面色一沉道,“这图,陆老爷交是不交?”

陆玄浦满脸苍白,心乱如麻,嘴唇连连翕动,就是说不出话来。白娘子不欲再等,抬手便想示意蒙面人动手。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咚咚”两声,门环响动,竟是有人扣门。此时已近午夜,更有何人前来,还大喇喇地敲门?院内众人面面相觑,连白娘子都愣住了。

静了片刻,门外又是“咚咚”两声。白娘子向赵坤使了个眼色,赵坤会意,故意放重脚步走到门边,装出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哑声问道:“谁呀?”

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在门外响起:“深夜打扰,得罪得罪,烦请通报一声,东海大光明宫少夫人,有要事拜会陆老爷。”

这家门一报,院内众人俱都大吃一惊,陆玄浦一脸茫然,不知自己何时与这位少夫人扯上了关系,地狱谷诸人则是心中焦急,只恐节外生枝,就连被链子捆住,直挺挺躺在地上的秦剑和罗烨两人,也都变了脸色。

白娘子隔门盯着外面,眼神闪烁,脸色阴晴不定,显是心中拿不定主意。还没等她想好如何应对,门外之人想必是等得不耐烦了,突然“嗖嗖嗖嗖”,只听得衣袂破风之声接连响起,院子三面墙头上同时出现了数十条人影,每人手中持着一根铁管,偏头抬手,对院中众人作瞄准状,瞬间便将整个院子围得密不透风。

这些人刚刚站定,突然又是“咔嚓”一声,门后的横栓应声而断,两扇大门自外而内,向着两边缓缓打开,八名壮汉抬着一顶月白色的软轿,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

轿子前后左右四方各跟着两男两女四名随从,一共是十六人。这十六人身着白衣,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高矮相同,身形相近,个个锦衣玉服,腰佩长剑,容貌出众,器宇轩昂,不看别的,光是这么整整齐齐地走来,气势已是惊人。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也不待人招呼,便纷纷不由自主地向外避让,给他们腾出了院子中央的一块空地。八名壮汉走到近前,轻轻放下软轿,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轿帘,心下暗自猜度,一干随从已是这等气派,却不知轿子里面坐的又是怎样一位神仙人物。

殊不料,轿子停稳之后,轿中人却并不现身,倒是站在轿子前方左首的一名少女踏上了一步,先向众人扫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白娘子身上,笑道:“这位姐姐好容貌,好气度,一看就是此间做主的。小妹名叫绿云,乃是少夫人座下侍婢。少夫人前来拜望陆老爷,但不知哪位才是,还望姐姐指点。”

这少女容貌娇俏,一笑起来,唇边便现出两个梨涡,说不出地甜蜜讨喜,更兼声音清脆,言语动听,顿时让人生出一股好感。听她说话,正是方才叫门之人。

白娘子心中惶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闻言也笑道:“好会说话的小妹妹,真让姐姐一见便心生喜欢。姐姐我姓白,江湖人称白娘子,来自地狱谷。十余年前,我这位朋友和陆老爷结下了一些恩怨,如今正在和解,不想适逢少夫人登门,倒教诸位看笑话了。”

“原来如此。”绿云点点头,道,“江湖朋友不拘小节,时时有些恩怨,也是在所难免。白姐姐为朋友出头,照理说,原不关我们的事,只是我家少夫人深夜前来拜访陆老爷,实是有要事相商,耽搁不得,却等不得诸位慢慢了断了,还请白姐姐行个方便,暂时退避,明日再来吧。”

小说《九州江月寒》 第四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幻想小说
  3. 种田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pk10怎么玩 状元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开奖 七星彩票计划群 北京快3 天津11选5 优优彩票官网 彩788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北京赛车